月见贱_

偏向s,目前沉迷双性,CN:月见 微博:月见贱_
迷之一体机,谁知道哪天我会干什么。

大概是一个剑三au

大体上就是和雨齐老哥做日常的时候她突然刷到了其他人写的剑三au,然后我顺手就给她扯了一段(所以并没有后续)

林静的tag我要打吗(歪头

赵云澜叼着棒棒糖坐在凳子上,按了自动前进,随手扯过一个新发来的资料开始看了起来,握着鼠标的手微微转动调整着角色的视角。

跑商的路上总是那么无聊,不过他没有注意到屏幕上一闪而过的红名提示。

“资料我看完了。”赵云澜扭头把手上的资料扔到另一个桌上。

然后待他回头。

凉了。

赵云澜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林静从旁边路过顺手捡起了资料,瞟了一眼赵云澜的电脑屏幕。

骚的一批的纯阳正趴在地上发凉。

哟,老大终于被人教育了吗?

林静憋着笑赶紧...

2018-09-13

关于朱卿殊的眼睛

朱卿殊感觉眼前总有黑影在晃动,忍不住想把右眼上的单片镜摘下来。

白祁走在他的身侧,见他抬起手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朱卿殊抚上镜片,“大概是粘了点东西,有点黑影。”

闻言,白祁拎着烟枪的手顿了一下,明白过来,“不用擦了,不是眼镜上的,是脏东西。”

朱卿殊愣了愣,把手放下。

“我以前为什么没看见过。”

白祁轻轻道:“最近你接触的东西……有点多,你这只眼睛本就不是普通的问题。”

说着轻唾了一口烟,喷在了两人眼前。

朱卿殊瞳孔不由收缩了几分,手掌握成了拳。

渺渺烟雾中,黑影更加明显,甚至有了大致的轮廓……

突然烟雾就被打散——被某个人的烟杆。

侧头就看到白祁的似笑非笑。

“朱先...

2018-09-05

关于朱卿殊的眼镜

其实白祁很好奇朱卿殊为什么要备那么多种眼镜,于是某天在朱卿殊拿起自己的手持眼镜的时候,白祁把他平时的眼镜拎了过来。

“我不是很喜欢戴眼镜。”朱卿殊笑笑。

“再说我也不知道我这个眼睛是怎么回事,远的看不清,近的也有些模糊。”朱卿殊想了想,大概是近视加老花?

白祁猛笑,你才多大就老花哈哈哈哈哈哈。

捏着手举眼镜的朱卿殊舔了后牙槽以示警告。

“所以你平时就戴着这个?”白祁拿着做工精细的单边眼镜迅速转移了话题。

“当然。”朱卿殊没有拆穿他,“要不然瞄不准。”

他伸手拉开身上的军服外套,左轮手枪插在怀里的枪袋上。

“你不是也会左手枪法吗?”白祁摩挲着这个眼镜的边框,感叹做工的精细,细细的...

2018-09-05

朱卿殊的魂火

朱卿殊的魂火很弱,白祁第一次见得时候差点以为没有。

把他看了愣了愣。

后来在天地灵气极足的地方,他才看到惨淡的透着一点点蓝的魂火。

这体质是真的很招脏东西。

白祁额角抽了抽,之后他为这事愁了好一段时间。

直到有一次他在厨房切菜,锋利的刀尖划破了手指,疼的他一下反应过激,猛抽回手指的时候,血珠飞溅到旁边盛好的汤里。

正巧朱卿殊走了进来,还没等他讲话就拿了勺子尝了一口,白祁恍惚间听到细细“噗”的一声,扭头去看他。

灵视的眼中看到朱卿殊渐渐微亮的魂火,白祁一阵无语哽咽。

朱卿殊才尝完汤,低头就看见白祁掐着流血的手指愣愣的看着自己,赶紧漱了个口,抓起白祁破掉的手指就往嘴里塞。

这下魂...

2018-09-05

斯文败类

说实话,朱卿殊并不是善类。

若不是白祁看着他曾经在监狱里拿着刑具按着犯人,穿着军靴狠踹问罪的模样,大抵上也想不出平时呆在他身边的这个温顺的小军官会有如此一面。

甚至可以伪装成花花公子,从酒馆的姑娘们口中探得一些隐秘的消息。

一个天生的伪装者,演戏能力极佳。

陌兰曾经问过他,你觉得朱小军官是个什么样的人。

当时白祁倚在躺椅上兀自想了好久,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,陌兰趴在他的腿上看了半晌,觉得这人莫不是又将思绪飘到了哪里。

其实后来想到的时候,陌兰最终对白祁的笑丢出了两个字的评价。

“猥琐。”

(一个主子对铲屎官的评价)

小狐狸打了个哈欠正想继续晒太阳,耳边又传来白祁敲烟斗的声...

2018-09-05

山有灵

朱卿殊听到耳边似有呜咽的声音,从四面八方传过来,又好像近在咫尺,不由问道:“这是什么声音?”

白祁扬眉解释,“是山在哭。”

“山?在哭?”

“是的,万物皆有灵,山作为万物之基,诞生的灵是最多的,久而久之便会慢慢成型。小的可能一两年,大的……若是地壳变更不大,也有万年以上。”

“起码……从他们诞生开始就存在。”白祁眼中透着不明的神色,不过在提及万年前的事情时,平日里不怎么稳重的表情里却带着尊敬。

“那越久远的山脉……岂不是都能成精了?”

“万年的山脉?呵……那都直接成神了。”白祁忍不住笑道,“要不然为什么后世那么多传说根本不知道所谓神山的具体位置。”

“成神后他们自然也可以隐藏和挪

2018-09-05

妖怪

朱卿殊第一次见到化形的妖怪时显得有些不知所措,白祁在旁边笑嘻嘻的看着他。

陌兰抖了头头上的耳朵。

两条白绒绒的狐尾在背后晃动,他自己曾经提到过狐狸千年才能修炼出一条狐尾,这个家伙大概活了两千多年。

不过比较于若珩,旁边那只已经八尾的老猫,自己可能只能算是一个小屁孩罢了。

朱卿殊问道:“他们……这些名字怎么这么怪怪的?”

陌兰不屑的抬起后爪挠了挠耳朵,“妖族本就没有人类的名字,如果不是为了融入你们人类,我们大概也不会去起名。”

“所以,说到底,万年之久的妖族依旧需要附属于人类开始保证生存。”白祁大言不惭的说出真相。

陌兰气的磨爪。

2018-09-05

初见

(其实这是正文来着……但是我真的没有想好剧情,只能先这么写了……QHQ

并没有想好标题。

“长官,这边请。”

“嗯。”对着引路的人点了点头,郭长烟回头对着身边年轻的小伙子笑道:“第一次来这地吧?”

朱卿殊愣了愣,被这梨园里的一干人闹得有的发蒙。

郭长烟瞧着他呆愣的样子,不由拍着他的肩笑道:“今儿就是带你来听听曲儿,你啊这才刚刚到晟镇,别想着一头扎进工作里。”

“舅舅……”朱卿殊无奈。

“哎哎哎!别说!我不听。”郭长烟抬手止住朱卿殊的话头,看到眼前走来一席青衫的人,笑着走上去。

对方拿着烟斗也迎过来,直接在郭长烟的肩上一拍,老哥们似的开始招呼着。

“唷,郭长官,好久不见哪...

2018-09-05

私心写给两个人的文(๑˙ー˙๑)

目前没有正文,就更更小段子。

其实是有,但是我根本没有把后续剧情想出来,所以……我只能先写写小段子爽一下√

拼劲全力不ooc了,真不对劲我也没办法。

没事就小改。


初见

妖怪

山有灵

斯文败类

朱卿殊的魂火

关于朱卿殊的眼镜

关于朱卿殊的眼睛

2018-09-05
1 / 3

© 月见贱_ | Powered by LOFTER